中国文化信息协会民族民间文化专业委员会主管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人员查询
 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大健康战略专业委员官网
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生活与法 > 生活与法

北京,我来了!

时间:2018-10-10 16:50:43  来源:法治报道  作者:王 英
导读:一九九七年八月,终于收到了姗姗来迟的北京某大学录取通知书……

  一九九七年八月,终于收到了姗姗来迟的北京某大学录取通知书!

  学校将在九月一号和二号在北京西客站迎接新生。

  18岁的叶云与高一曾经同桌的杨刚联系上,他早一年就读在长春科技大学,返校是需要从北京中转的。得知他有个叔叔在乌鲁木齐,并且可以帮忙买票。叶云放心了,路上有伴了,从县里到乌鲁木齐需要做夜班车,长途汽车需要近十二个小时,晚上7,8点出发,第二天到达乌鲁木齐。

  八月二十五日

  下午六点,叶云阻止了父亲送他出门的脚步,怕自己会泪流满面,也怕自己会引起父亲的伤感。独自坐车到达县的长途汽车站。杨刚已经在那里了。

  天渐渐黑了,人到齐了。车,缓缓的离开了汽车站,又快速的驶向通往乌鲁木齐的公路上.

  在与自己的家岔道分向时,叶云看着家的方向,默默的为父亲祈福,希望自己不在的这几个月里,父亲身体健康,一切安好!

  八月二十六日

  早八点,经过了一夜的颠簸终于到达了乌鲁木齐。叶云和杨刚下了车,杨刚去给叔叔打电话,电话通完了,杨刚欲言又止的看着叶云,叶云心里泛起一丝不安,问道:“怎么啦?”

  杨刚说:“没买上票”。

  “什么?你不是说能买上吗?知道这样,我不如早些让这里的朋友去帮忙了。”叶云急了。

  第一次出远门的叶云原打算在乌市看看同学,朋友,转转的。现在一切都打乱了,只能自己去买票了。

  那就住在火车站附近的宾馆里吧,定好房间,放下行李。叶云拉着杨刚就去了售票处,却说今天的票已经售出。明天的票要早上才卖!叶云算了算“今天是26号,最晚30号能坐上车的话,也能赶上学校最后一天接新生。四天,怎么也能买上了吧?”

  想到这里,叶云也有了兴致逛起附近的市场,看到很多具有民族特色的工艺品,很是精致。叶云买了一把小刀,是折叠的,刀柄上刻着看不懂的特殊的图案,给人一种很神秘的色彩。

  一天很快过去了,叶云叮嘱杨刚,第二天要早起去排队啊!

  八月二十七号

  早五点,叶云就醒了,敲了敲杨刚的门,杨刚应答道:“你再去睡会吧,我这就去售票厅。”躺在床上,叶云怎么也睡不着了,睁着眼等天再亮些,七点!怎么还不回来呢......再也躺不下去了,叶云简单洗漱了一下,就快步的向售票处走去,大厅里已经很长的队了.叶云看见杨刚已在队伍的前面了,心里坦实了一些。

  走到窗口处,问句:“北京29号的学生票还有吗?”

  “现在还有,排队去!”

  听到这话,叶云把售票员不耐烦的语气略过了。还开心的说句:“谢谢”

  叶云急忙走到杨刚的身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,然后离开了有些让自己窒息的喧嚣的人群。在大门口等待着杨刚的凯旋。

  过了一会,杨刚走出来。

  叶云看见他手里拿着票。非常高兴!迎了上去,拿过票来,一边看一边说:“买着了......”

  “怎么回事你?”叶云愣了!又低头仔细看了看车票。站票,站票!

  “站票!你......”

  “到我这,说没票了”!

  “没票?怎么可能!我问了,说有。”

  “真的没有了,后面排队的人也不平呢,质问售票员了,她就说卖完了。听说可能是先给一些能订票的宾馆了,还有的就是内部自己留着了!”

  “那你,你也不能买站票啊!两天三夜呢!六十个小时!你站过吗?”

  “没有!我想我们等半路下车的吧,怕你着急。”

  “我真是服了你了!离我到校最晚接站时间还有三天呢,你着什么急,该急得时候不急。再说现在都是春运时期,多少人呢!站,有地方站吗?”

  “退了,退了去!”

  “退了?那是要扣手续费的,百分之二十”。

  “扣就扣,你不退我退。”

  “退,退......”

  八月二十八日

  杨刚又去排队,叶云再三叮嘱,再三交代,如果没有,一定不要买站票了,哪怕回头问问票贩子手里是否有票。

  焦急的等待中...... 杨刚回来了。

  但叶云想掐死他的心都有了,又没票了而他居然又买了站票!

  无语!

  再也坐不住了,也等待不下去了。

  “退票!走......”拉着杨刚,叶云就出了宾馆。

  退完票。叶云想了想。想起大厅有人说可能先被订票的宾馆拿去,那么,去附近所有的宾馆询问。

  终于在离火车站较远的一个招待所,得到可以帮助定票的答复。但是不能确定能否定上,因为票太紧张,而学生票原本数量就不多。

  叶云想不管怎样是个机会吧,那就给定金吧。明早再来问结果。

  再也无心做其他的事情了,只是盼望时间过得快点,再快点。

  八月二十九日

  一早,叶云让杨刚去宾馆问结果。自己和火车站的票贩子打听票情。问了好几个票贩子,都没有学生票。就在叶云准备放弃的时候,有个男子凑了过来“看你问学生票呢,是吗?”

  “去北京的,你有?”

  “有”。

  “有两张吗?”

  “有,一张加八十。当晚的票”。

  “不会是假票吧?八十!真不少!可今天就能走......那么九月一号就能到了。”叶云暗自思量着。叶云想了想,把票接过来,仔细的看了看,其实也看不出真假来。“怎么办呢?杨刚怎么还不回来?不知道那边有消息没有?今天走,能提前一天到学校,能多些时间熟悉环境......”

  “豁出去了,是假票我认栽!如果那边也定上票,我再卖出去。”叶云心里有了决定。

  叶云和票贩子一手交钱一手交票。

  一会,杨刚回来了,票定上了!是第二天晚的!

  “老天真是戏弄我啊!唉!那就卖吧,也只能当回票贩子了。”

  叶云拿着宾馆的票,进入售票大厅,像每个专业的票贩子似的竖着耳朵听着每位订票人要去的地方。

  一个学生模样在退票处打听着,叶云急忙上前问道:“你是去北京吗?”

  “是的。你......”

  “我也是学生,这是我的录取通知单。我这里的票定多了,你要吗?”

  叶云看了看他,很简朴的一个男孩,背着一个半旧的背包。消瘦而又有些黝黑的面容,一看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之子。这让家境也不富裕的叶云涌上一丝怜悯,原本想加的八十元高价费也潜入心底。最后,原价卖给了这位学生。

  叶云又在售票大厅里来回徘徊着,突然听到一个窗口的售票员说:“北京的学生票已经没了。”叶云赶紧快步迎上前,是一个学生和他的家属。

  叶云默默的跟着他们,出了售票大厅,才上前说到:“我有北京的学生票,是我定多的。”

  那个家属仔细打量着叶云,叶云同样出示了自己的录取通知单。 “我定多了,是加的80元,你就给我80吧。”叶云心想:“不能再心软了,两次退票加宾馆订票费,加刚才的心软,近二百了吧!看这个家长穿戴应该家境还可以。”

  “可以,不过我要记下你的身份证号码。”

  “还真精明啊!记就记下吧,反正宾馆的不是假票。想到这:叶云又担心起自己从票贩子手里拿的票......”

  事已至此,听天由命了!

  卖了最后一张票,松了口气。回到宾馆,见了杨刚,问:“都卖了?”

  “嗯,卖了。赔了!”叶云苦笑不得的回答。

  “佩服!”简单的评价!

  晚八点,心里敲着鼓,忐忑不安的等候在火车候车室。

  心里不停祈祷着......终于检票了,心里发颤但强装镇定的叶云看着检票员接过车票,打下了孔!

  一颗悬着的心系上了石头,沉了下去。

  火车缓缓起动......

  九月一号

  行驶60个小时,两天三夜的火车终于到达了北京西站。

  北京,我来了!

  (作者:王 英)

责任编辑:孟德朋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-

扫二维码关注法治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