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文化信息协会民族民间文化专业委员会主管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人员查询
 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大健康战略专业委员官网
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客厅 > 人物访谈

女地下党员王慧敏的临终回忆

时间:2018-09-17 17:01:33  来源:法治报道  作者:李存志
导读:当时河北省邢台地区早期老革命干部常中方来到邢台,与时任地委副书记张双英谈起了王慧敏的特殊经历。张书记安排我这个写戏的人到威县雪塔乡董村对王慧敏进行了专访……

  【按语】

  这是我一九八四年的一篇采访记录。

  当时河北省邢台地区早期老革命干部常中方来到邢台,与时任地委副书记张双英谈起了王慧敏的特殊经历。张书记安排我这个写戏的人到威县雪塔乡董村对王慧敏进行了专访。那时王慧敏七十多岁,花白的剪发头,与当时农村梳着小纂儿的老太太有着气质上的区别。当她听说我是地委领导专门安排采访她的,立马精神起来,眼睛也睁大了,而且放出异样的光来,滔滔不绝地与我讲了她一生的坎坷经历。一个月后王慧敏去世,留下了这篇关于她的临终回忆。张书记安排我对王慧敏采访,原意是让我写成一个剧本,但我由于种种原因终未完成,现在只能将原采访稿公诸于世。

  “我叫王慧敏,今年七十五岁,我家原来也是我们村的大户,我的老爷爷是前清举人,但到我父亲这会家境就不行了,我连私塾校也上不起了,因为我母亲识字,就把我送到教会办的女中,那里可以免费。”

  “一九三〇年,我才十九岁,从教会中学毕业后,被邻村聘请去教小学,在那里我认识了‘黑王儿’,也就是后来的县委书记常中方。当时扮作一个到学校卖纸笔的一贩儿,他先是送给我一些进步书刊,后来送给我一本《共产党宣言》,再后来发展我成为一名地下党员。”

  “第二年,他说让我到天津法租界去工作,给一位地下党领导人扮演假夫妻。那时党员对党组织是绝对服从的,我就同意了,跟我母亲也没说,就坐一辆‘黑王儿’安排的马车去了天津。”

  “这是法租界中一个独立的两层小楼,住着两户人家,我们住的是一间半房,外边半间做饭,里面一间睡觉。这位地下党领导就是‘罗根’。他当时有二十五六岁,白镜子,中等身材,浓眉大眼,很稳重,说话慢条斯理的,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就很好,而且他写一手好字,书卷气很浓,因此不长时间我就爱上了他。但是我们是假夫妻,人家又是领导,我没敢流露自己的感情。他也很克制,对我很客气,很尊重,让我睡床上,他睡地铺,只是到白天把铺盖放到床上,掩人耳目。我们的真正结合是半年以后的事。那天他的手受伤了,不能洗脚,我帮他洗,当我的手触摸到他那双骨突筋爆、硕大坚挺的双脚时,我们俩的感情堤坝终于决堤……”

  “半年以后我怀孕了。在这期间我到上海取过一次经费,把钱缝到被子里,坐火车回来的,完成任务后他表扬了我好一阵子!到我怀孕第八个月的时候,有一天他突然很慌张的回来告诉我:地下组织遭到破坏,他得马上回广州,让我回老家。这时候他告诉我,‘罗根’是他的化名,他的真姓名是张文华,广东人,我把我的家乡地址也告诉了他,他写在一个书页里,他后来说不知道我的家乡地址,光知道是石家庄南边,找我没找到,那是假话……”

  “我是花两块大洋坐一辆顺道的马车回来的,走到德州生下了我的女儿张萍。我所以让我女儿叫‘张萍’,是因为老罗说他本姓张,萍是浮萍的萍,她就是朵没有根的浮萍。后来证实老罗并不姓张,我的女儿姓了一辈子假姓。这是后话。”

  “当时我一个未出嫁的大闺女抱着一个孩子回来了,成为我们这一带的新闻!族长非要处死我不行!是我母亲拼命抗争,我才没有死了,让我住到我家牲口棚里,也就是现在这个院子,那时东西敞棚都是牲口。”

  “回来后找党组织接关系,也接不上,因为‘黑王儿’已不在这一带工作,据说是去了南方。”

  “我母亲为我从家里争取了一块儿地,我便自种自吃。”

  “当然,也有不少人来求婚,托媒人来说媒,家境条件按当时说也都不错,也不嫌弃我的女儿。但是我心里,已被老罗占据,再也容不进其他男人,所以都被我拒绝了!”

  “我省吃俭用供我女儿上了个中专,毕业后分到邢台市薄板厂工作。”

  “我女儿有了工作,我的生活有了依靠。我也就知足了。就这样平静的生活也很好。我从内心没奢想过老罗能来找我,尽管我内心深处是那样爱他!我与老罗虽然只在一块生活了两年不到,但他在我心里装了一辈子!你不知道,你也想象不到我是怎样的爱他!不瞒你说,我从天津回来时拿回来他一件换洗的旧衬衣,我至今还珍藏着,甚至我都没舍得洗,因为衬衣上还有他的体味!我能想象的到,他会有家室,他再也想不起我们母女了!但是我对他仍是痴心的爱,我能谅解他的负心:也没有想有一天能再见到他,他给我那两年不到的时间已经够我一生享用了!我已给我的外甥说了,等我死后把老罗的那件衬衣放到我的棺材里边, 就算是我与老罗合葬了。”

  “我万没想到来了场‘文化大革命’!公社‘红色造反团’把我揪出来,说我是天津女特务!用毛笔在我脸上画上眼镜,挨村去游斗!斗他们斗去,我也不在乎!我该吃的吃,该喝的喝,可没想到我女儿张萍单位的造反派竟揪斗萍儿,说她是特务的女儿,狗崽子!”

  “我女儿受不了这种侮辱,因为她知道我这段经历,她决心找到她爹‘罗根’,洗清冤屈!于是她按我给她提供的线索,走上了艰难的寻父之路……”

  “她风餐露宿,忍饥挨饿,舍不得花钱住旅馆就睡桥洞子,吃不上饭就饿着,最后她终于找到当时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北京市委书记吴德那里,得到了罗根的下落。吴德说‘当年的罗根现任上海一所大学的副校长。’”

  “打听准老罗的下落后,由当年的‘黑王儿’常中方去见他,谁知他竟不想认这件事!常中方急了,逼他认下这件事!于是他给我来了一封信,很客观的用外交辞令称呼我为‘萍儿妈’,说他已是足不出户的老人了,‘不愿再提这些事了’。后来在常中方的逼迫下,总算答应第二年春天去北京与我们母女见面。萍儿听到这一喜讯后,兴奋不已,又哭又笑,突然间肾病发作,而且是急性的。入院后,未能等到和她父亲见面竟然先我而去,死在我的怀里!我唯一的女儿就这样没了!”

  “这个不幸还没完,又传来了老罗去世的消息。他是因为中央落实政策,让他到某省任副省长,他一激动,心脏病发作去世的!”

  “文革后在常中方的证明下,我终于以老党员的身份回到了党组织的怀抱……”

  王慧敏讲完后,她的外甥王文革拿出一个木盒子,里边是王慧敏在天津时的一张很时尚的照片,和罗根的来信及随信寄来的一张他中年时的照片。

  作者简介

  李存志,男,1950年11月生,高中文化,河北平乡人,中共党员,1968年2月参加工作,曾在平乡县委办、县文教局等单位任职,2010年从县文联主席岗位退休。

  主要作品:大型历史剧《糟糠情》、《皇孀恨》;大型现代戏《雾漫人生》。以上戏剧均由《河北戏剧》发表,多次参加戏剧汇演并获奖,还由河北电视台录像播放。其中《糟糠情》被全国十几个省市大剧团移植演出,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成戏曲影片,《中国戏剧》出版社出版了由作者本人改编的摄影连环画。

责任编辑:孟德朋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-

扫二维码关注法治报道